來客須知
-、全面禁止小白、廣告、注音文、火星文回應,違者文章殺無赦!
二、對魚兒文章有任何指教者,歡迎討論,但請勿筆戰。
三、內有夾雜許多主觀的情緒和想法,請多多包含。
四、圖像文字禁止無斷轉載、或未告知之引用,謝謝。

上篇算是告於段落,所以就開新篇來寫。
因為對原作很有愛,又沒人可以討論,為了抒發心情,自己開感想串來寫。
當然還是趁著休息片段來寫,沒有影響作業喔 ←每次都要加但書是怎樣?

---感想有動畫雷,沒有原作雷,除非動畫演到才會提---




第5話 出会い~再会

這集作畫變好多了,崩壞的比較少,都是崩女角而已,
動畫製作,你們真的是學到樹老師的精髓(炸)

花鹿說立人還是穿中國服裝比較好看。(我也這麼認為,因為這樣崩壞就比較少了)

大家也很歡迎花鹿來
家族表達出對立人的愛戴,只有倣東旋討厭年輕的立人當總裁。
如果花鹿可以跟立人結婚就更讚啦,這樣倣氏集團就能夠天下無敵了(族人心聲)



↑遠鏡頭還是有點崩,不過至少比例比較正常(喂)


↑比例又變怪了……可憐的花鹿,每次都崩妳的場面
這是花鹿唯一好看的禮服(也不怎樣)
妳真的是大企業家的女兒嗎

立人的叔叔倣慶昌介紹妻子布麗姬給花鹿認識,
布麗姬若有似無的暗示她跟立人的關係匪淺。


↑你看看,隔壁大嬸也畫得比花鹿好看(不過接下來換她的場面大崩)
不是特別想截大嬸的圖,只是她旁邊的立人很帥,所以哈哈←居心不良


因為布麗姬看不過去立人對花鹿的好,產生嫉妒心,
誘使花鹿去她跟立人曾經幽會的「秘密花園」看看。

花鹿沒想很多,只是認為在眾人間周旋的立人變得很陌生,
想要更加了解立人在島外生活的過去,決定去秘密花園看看。

本來在旁邊保護的寅之介,也被布麗姬支使開了,
但發覺花鹿失蹤後,急著跑來求助立人。
(你真的是保鑣嗎?)

立人這時正在跟叔叔討論東旋叔勾結羅森達財團的傳聞。
(康的身影這時候又閃過,看來這兼用卡至少要用五集*炸*)


↑得知花鹿不見蹤影,也著急了!
大家都說立人不容易生氣。
不過因為我們是站在花鹿的角度來看,立人很少有冷靜的時候耶XD

旁邊是叔叔,你跟立人真的有血緣關係嗎←喂沒禮貌

花鹿的回想:

↑十四歲的立人,布麗姬誘拐未成年少年太可惡啦!

立人少年髮型,我在第一集感想就提過了。
從小到大,立人一共換了三次髮型,
不過我以為動畫會咖掉這一幕耶,會保留真是意外。
花鹿妳不是都在島上嗎?為什麼是妳回想起來這段XD


花鹿來到「秘密花園」,結果是普通溫室,花鹿很失望(不然妳希望有什麼)
這時有陌生男人出現搭訕,其實是布麗姬的安排。
想要讓她的情人之一雷昂去誘拐花鹿,不過有人亂入,
是個帶著墨鏡、耍酷裝帥的毛頭小子(不過我喜歡*逃*)

少年的出現並不是要英雄救美,純粹是雷昂侵佔他的地盤讓他不爽而已(你是狗狗嗎XD)
雷昂一怒之下要打少年,反而被閃過,跌了大跤。

少年叫花鹿快走,但語氣不佳反而讓花鹿不高興,兩人就吵了起來(果然是兩個小朋友)
趁他倆吵架,雷昂拿起鐵棍打向少年,被打飛墨鏡的少年,氣得反擊。
花鹿怕他把人打成重傷,趕緊把他架住。
(這是有可能的,對方可是氣焰高傲的個性,他打死人也不會有人敢說什麼,花鹿妳的直覺真的好強!)



↑第一次親密接觸(無誤)
對殿下也是一種另類的衝擊XD



但花鹿被少年推開,並且少年舉起棍子氣得要打花鹿(完全不憐香惜玉的)
有兩個穿著奇裝異服的人趕到,其中一名大喊:要打就打我好了!
(這應該是鄉土劇奶奶要阻止爸爸修理小孩的台詞吧XD)

其實來者跟花鹿非親非故,反而他們是少年的僕人,這是僕人阻止少年的手段。
拗不過僕人堅持的眼光,少年不耐煩的離開。

這時,立人等人趕到,慶昌叔叔向少年下跪,要他原諒無禮的舉動。
事後叔叔才跟立人說,少年是東南亞國家拉基伊的二王子殿下魯瑪蒂,
因為要跟這個產石油富庶國家交好,就不能得罪王子殿下。


↑馬來西亞語系太陽信仰君主國家 拉基伊
我一直以為是中東國家,原作看到中後期突然發現是東南亞國家(炸)
其實有點在影射汶萊這個國家吧?國王是世界第一的有錢人;盛產石油、又是君主集權,宗教也非常重要,目前發展觀光事業。
都跟拉基伊的設定一樣嘛XD




↑魯瑪蒂的爺爺馬哈帝年輕時,他是一位積極推動拉基伊現代化的聖王。
因為馬哈帝的圖太美了,連截三張圖,然後用PS連起來
我被馬哈帝的大腿萌到了(鼻血)←請自重!






↑魯瑪蒂他爸烏多年輕時(?),現任國王,也很有財經的能力。


魯瑪蒂回到房間又被僕人欽達碎碎念,告訴魯瑪蒂要有拉基伊王子的樣子。
要他披上聖布,把頭頂蓋起來(參照上圖的樣子)
因為是太陽信仰,頭頂是最接近神明的地方,要表示對神明的尊重,不能隨便把頭暴露出來。

魯瑪蒂說這傳統過時、欽達思想老舊,不肯披上聖布,
但欽達以死諫方式表達,魯瑪蒂不得不披。
(才纏繞額頭而已,頭頂一點也沒遮到啊XD)


↑要讓不聽話的小孩聽話,就要用偏激變態的手段,不愧是子安配的角色!


↑其貌不揚的欽達弟弟
入野自由的新角色,看CAST表才發現囧>
入野你說,你這次接了幾個角色啦!主役就三個……配角沒數過。


魯瑪蒂回房思念皇太子哥哥,想要趕快長大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幫助哥哥。
看來兄控症狀已經很嚴重了


↑魯瑪蒂在正常光線的眼睛
其他張都是昏暗光線之下,東方藍很不明顯
(東方藍是土耳其藍嗎)


一方面看穿布麗姬伎倆的立人對她烙狠話,要她注意言行,
叔叔只是不說而已,其實知道她偷漢子。

另一方面是花鹿對東方人膚色、但卻有東方藍眼睛的魯瑪蒂好奇到睡不著,
要去問立人有關魯瑪蒂的事情,剛好撞見魯瑪蒂爬窗要偷溜出去的景象。


↑威脅魯瑪蒂乖乖聽話讓她跟路,不然她要大叫
魯瑪蒂你不知道花鹿盧起來很恐怖的嗎XD

但花鹿你也太愛見到陌生人就黏上去啦!
即使對方太可口,妳也別衝動~~~



↑拿花鹿沒輒
魯瑪蒂臉紅啦!好可愛>///<


花鹿對魯瑪蒂頭巾很好奇,
魯瑪蒂就解釋用途,然後說除了向女性求婚之外,不會輕易拿下來。

花鹿說家裡面也有跟拉基伊作生意,知道他們國家的服裝很童話很浪漫,
魯瑪蒂就把頭巾拆下來給花鹿戴戴看(欽達知道了一定會氣到心臟病發作)

魯瑪蒂是傲嬌(蓋章)

不過因為現在是晚上,魯瑪蒂把頭巾拿下來也無妨,不構成求婚行為XD


↑很高興的披上頭巾,要魯瑪蒂看看。

實在不覺得披一條毛巾有什麼好看的(毆)
要披也要要披正裝的頭巾啊!這樣才有童話的感覺。



↑因為月光太迷人(?),魯瑪蒂也跟著被披毛巾的花鹿煞到,都是月亮惹的禍!(咦)


仔細看動畫,花鹿、立人、魯瑪蒂的膚色有差別喔!
花鹿是最白的,果然是因為有白人血統的緣故,
立人因為是中國人,膚色比較深一點,
魯瑪蒂是東南亞國家的人,曬最黑(喂)

本集結論:拉基伊王族費洛蒙大放送!

爺爺大腿好棒(口水)
爸爸看似也不錯!很有想像空間!
浪川配音的魯瑪蒂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滾動)

↑ 太太請克制!

因為太萌了,感想就多寫了一點XD



第6話 純心

標題跟這次的內容好像沒什麼關係……
如果要強調魯瑪蒂的純真好像又不太到位(汗)

這集作畫沒有很糟糕,大致維持一定的水準,算是還OK,但是劇情糟了。
編劇有加料進去,也刪掉一些劇情,改編了不少東西,步調反而有點拖慢了(⊙_⊙ b)


上集可欣差點被車撞,魯瑪蒂反應快,馬上撲倒花鹿,脫離危險。
不過魯瑪蒂很機靈的趕快帶著花鹿逃跑,因為他是王族,暗殺的場面見多了。
(魯瑪蒂你雖天真,但並不笨呢)

逃到河邊,躲到樹叢,暗殺者以為他們渡河了,不過領隊卻認為他們應該只是躲起來。
省略掉開車人其實是帶頭巾的墨鏡男,雖是小細節,不過有些小細節是很重要的。

等到暗殺者走了,他們兩人才敢現身。
原作是躲到水裡,不過要在水中躲這麼久也不太可能,才改成躲在樹叢吧!

魯瑪蒂聽到暗殺者無意間叫「殿下」,更確信擺明就是衝著他來。
他打算叫欽達來,不過手邊沒電話,就跟花鹿要,不過花鹿說她以為只會出來一下子也沒帶。
原作被刪掉的部份是,花鹿說她的錢包掉了,沒辦法打公共電話,魯瑪蒂還會問「打電話為什麼要錢」,花鹿就發覺對方比她還不懂人事,這個小細節被刪掉了,很難突顯魯瑪蒂真的是個足不出戶、不食人間煙火的王族。

躲過了暗殺著,卻遇到了小混混。
小混混看著花鹿的美貌,腦袋想著要嘿嘿嘿,
魯瑪蒂挺身要保護花鹿,還跟小混混嗆聲。
(你們眼睛有問題喔,魯瑪蒂長得比花鹿可愛耶*毆*)

不過他們的老大正好出現制止他們,告訴他們不能惹事生非。
他也發現地盤有外人(暗殺者)闖入,
認為他兩人不像觀光客也不是角頭搶地盤的,就把他們帶回去聽聽他們為什麼會被追殺的原因。

原作是因為葉原和手下準備跟其他角頭火拼,所以小混混才會一開始見到他們說怎麼不是九龍小包。
結果動畫刪掉火拼這點,保留對話,真的會產生突兀。
他們覺得魯瑪蒂和花鹿在場會礙事,才把他們帶回去。
動畫把帶他們回去的理由薄弱化,有種黑道都是好人的感覺╮(▔▽▔〣) ╭

葉原秀槍枝時,其實魯瑪蒂並不害怕,讓對方反而產生了興趣,
而動畫則是改成因為葉原秀槍枝,讓魯瑪蒂態度稍微收斂。


↑角頭老大還是比較明智


布麗姬的戲份不太重要,跳過(喂)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老奸對老奸……呃,比誰腹黑度高的情形。

兩方都發現人不見了,就聚頭談一談。
欽達想趕快找到魯瑪蒂(怎麼欽達一點也不緊張……原作是非常慌張,所以才會被立人懷疑)
慶昌叔就趕緊上前擔保會找到人。
立人則是態度落落大方 ,告訴他們不用急,以他們在香港的勢力很快就能找到人。
(有沒有氣度一看便知,立人保持著他大家長的風範)

立人還「不經意」地問,怎麼他們護衛這麼多啊?
欽達就眼神游移,淡淡地說:  這很正常啊╮(﹀_﹀")╭


↑作賊心虛才會把不敢正眼視人

立人淡淡地挑明,我們這邊的大小姐的老爸是你們國家最大的客戶,
不趕快找到人,小姐出了事,你們王室也得罪不起吧?
表明「你不把內幕交代清楚,我們也很難辦事喔」的意味。


如此一說,欽達也知道嚴重性了,就鬆口說有狂熱者要暗殺王子。
因為國家的現代化太快速,一些傳統都已經廢除了,但有一些太陽教的狂熱份子看不過去,認為魯瑪蒂王子不披聖布就是大逆不道,因此與他為敵 (為什麼我還要為動畫補完囧>)

立人還是抱持著懷疑,說搞不好不只是狂熱份子,會不會有誰是殺掉王子的既得利益者呢?
欽達還是矢口否認,也不再多說。


↑立人眉頭一皺,發現拉基伊王室並不單純。

先禮後兵,既然對你們客氣,也請把情報交出來吧!
王子什麼的都是其次,我只關心我家花鹿的安危。
如果有你們國家有什麼鬥爭可別牽連我的小姐喔~
(喔喔~這張很好看,立人的眼神有煞到我 ←喂)



↑以眼神交會,一瞬間像是大戰三百回合了( ̄y▽ ̄)╭




立人當然不會相信欽達的片面之詞,叫曹私底調查他們國家王室的情況。
立人OS:要是王室真有什麼大問題,那二王子就不能成為候選人了(誤)



↑大爺配音的曹實在太少出現了,這樣很浪費請聲優的費用(喂)
寅之介還比較有戲份呢~為了不讓大家忘記曹,所以特地截這張圖。

不過比起隔壁棚那個叫啥香什麼里拉的,路人臉大牌聲優可是滿街跑,曹你不孤獨!XD





回到花鹿這邊,這邊很歡樂的玩起遊戲,連囚禁他們的理由也看不到了
啊你們不是要問一問就好了嗎?幹嘛還扛起保護他們免受暗殺者暗殺的職責啊?

好啦~你們是看不爽暗殺者在太歲動土的行為,
所以才想要保護魯瑪蒂和花鹿,為之對抗吧? (′ -`)y-~(煙)


↑你不是角頭老大嗎?
不知道這兩個少年少女的身分就算了,怎還對他們這麼好啊?


↑竟然就這樣玩起來了!
完全沒有緊張感可言XD
花鹿有讓人放下戒心的特質?
不,是看這兩個不知人間世事的小姐少爺,也不需要防備什麼。



花鹿也叫魯瑪蒂過來玩,可以交交朋友,不過魯瑪蒂還是維持一貫傲嬌態度。
兩人在聊天的時候,葉原看著他們,覺得他們的長相、氣質很相似。
(但魯瑪蒂更可愛就是了 ← 一定要強調這點嗎?

原作魯瑪蒂跟大家打成一片的情節沒了Orz
魯瑪蒂講出他是王子沒人信的橋段很有趣的說,
這樣魯瑪蒂只剩下目中無人,而沒有天然的氣質耶!


魯瑪蒂以為朋友等於學習時圍繞在旁邊的「同學」,都是衝著他的面子來的。
但花鹿跟他說,朋友是不會有利益關係的,這是她從日本行學到的經驗,像她就可以當魯瑪蒂的朋友。

(原來第一集那段腦殘劇情也是有意義的……)




↑花鹿大剌剌的態度,讓魯瑪蒂開始變成臉紅魔人了
嗚喔喔喔喔~~~魯瑪蒂真的太可愛了
~( ̄▽ ̄)~(_△_)~( ̄▽ ̄)~(_△_)~( ̄▽ ̄)~




大宅邸那方,緊急出動大批警力搜索,並且跟各路組織放話尋人。
欽達那邊也有自己的一套搜尋方式,放出老鷹去找人(好古老)
好幾個小時過去了,終於有點消息。


↑老鷹啣著破毛巾……啊不對,是聖布回來了。


↑我都忘記這隻老鷹路基亞了@_@|||
這隻是魯瑪蒂的寵物,所以才很熟悉主人的東西吧!
慢著,老鷹晚上的視力有這麼好嗎?又不是貓頭鷹。

因為老鷹啣回聖布,這麼重要的東西會遺落,可見魯瑪蒂已經遭受到攻擊,
於是有部份人馬隨著老鷹,尋找他倆的蹤跡,發現了肇事現場,以此為中心展開搜索。


立人跟黑道方面的接洽傳到了葉原這邊,組織的前輩洞爺也叫葉原要找人,
葉原突然發現要找的人跟在這裡白吃白喝(誤)的公子小姐很像。
(電話應該有稍微描述長相之類的)

上屋頂看夜空吹吹風的魯瑪蒂,想起了哥哥,
花鹿又跑來湊一腳,問他是不是以後要當國王,
他講起了他的抱負,就是要盡全力輔佐哥哥。


↑想當年啊……皇兄對我多麼好啊!曾經這樣~那樣~(陶醉中)

花鹿:第一次看到魯瑪蒂露出這麼溫柔的表情呢……
   OS:此人不但是傲嬌,還是是沒救的兄控(蓋章)



魯瑪蒂OS:別靠……靠這麼近,別人會誤會的(羞)
葉原:對不起,打擾你們了!(亂入)



洞爺過來確認是不要要找的人,發現還真的是要找的人,
而且他慧眼識英雄,還認出了少年是個王子!



↑立人和欽達加洗出來的照片嗎囧>
那我也要一張(拖走)




洞爺說這少年戴的耳環是代表拉基伊五位繼承者中,排名第二才有資格戴的日輪耳環。


↑看原作時,我也很驚訝洞爺對拉基伊國家的習俗這麼熟悉。
至於這位老爺子的身分嘛……
……毫無反應,就只是個長老(毆飛)







葉原追著很慌張要跑去通報上面的洞爺出去了。

幫魯瑪蒂買飲料的手下回來路上被暗殺者逮個正著,
透過這名手下,暗殺者輕鬆闖入根據地,魯瑪蒂和花鹿被前後夾攻。

出現在面前的戴頭巾墨鏡男,一眼就被魯瑪蒂認出是曾經在哥哥身旁的近衛士兵。
原作是魯瑪蒂先認出聲音,才發現對方的身分。



↑變裝完全沒有意義 ̄⊿ ̄|||
不過軍服果然萌(拖走)



魯瑪蒂很高興地以為是哥哥要他來救援的,但對方卻拿出一把劍,直逼近他。

原作的魯瑪蒂沒有這麼歡樂的迎接對方的,而是認出對方身分後,魯瑪蒂對於這些身為拉基伊人卻要殺害王族,夾帶不能理解和憤怒的心情。(在過去,拉基伊國家的王族就像神一樣,尊崇的程度甚至到了王族賜死,還會感到榮耀的地步)






上司有交代,要確實好好的把人殺死。
那個上司就是魯瑪蒂思思念念著,他最敬愛的哥哥--?!





魯瑪蒂看似很危險,但是下集預告就破梗了= =
所以我說啊~編劇妳這種手法玩過一次就不要再玩第二次啦!
而且我不太想看到每集最後都有人慘叫耶@_@|||

如果不對照原作,其實大致上還算流暢,只是被刪掉的地方我個人有點小怨念就是了……



第7話 誰が為の想い


這集節奏超慢慢慢,很多細節就隨便帶過好了(其實是懶得寫*喂*)

拿著刀子步步逼近魯瑪蒂的暗殺者諾威上尉,
被魯瑪蒂斥責要保護王族的近衛還對王族動手腳,實在大逆不道。
奉著主子命令而來的他內心動搖了,還是下不了手。
協助者在旁看見,就把魯瑪蒂打昏,要游移不定的諾威痛下殺手。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1.JPG
↑很有愛的扶住魯瑪蒂,完全沒有暗殺者的氣勢了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2.JPG
↑昏倒的魯瑪蒂秀色可餐(喂)


面對如此可人(?)的魯瑪蒂,叫人家諾威怎麼下得了手嘛(扭扭)
但是內心又想到主子的忠心之僕,又拿起刀子,在刺與不刺之間掙扎。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3.JPG
↑諾威拿刀的手在發抖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0.JPG
↑再次動搖

最後諾威還是無法下手,協助者看得厭煩(我也覺得很拖很煩)
決定不指望諾威,叫手下直接開槍了結魯瑪蒂。

花鹿被人架住,只能一直喊著魯瑪蒂〒▽〒
正當手下要開槍時,被及時趕來救援的葉原阻止了(原來你還記得回來啊)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4.JPG
↑難得有你們表現的機會,有比較像是黑道的樣子啦


協助者看情勢不對,還是要完成雇主的命令,
直接拿槍要斃魯瑪蒂(早該自己動手啦,你這老馬!)
但是被諾威用身體擋下來了,肩頭負傷的諾威隨之倒地。
沒射中魯瑪蒂的協助者,馬上就被葉原槍殺了。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5.JPG
↑為愛犧牲(喂)


中槍虛弱的諾威意識漸漸模糊(不過你不是軍人嗎?怎麼撐不到一下子就倒啦)
花鹿跑來觀察諾威傷勢,要趕來的寅之介去叫救護車。
諾威眼睛矇矓,把花鹿錯看成魯瑪蒂,一直對花鹿道歉。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6.JPG
↑花鹿:長得不像女生真是對不起吼(誤)
不過像可愛的魯瑪蒂也很好啊╰( ̄▽ ̄)╯


回到立人他叔叔的宅邸,花鹿看著破布……聖布若有所思。
也覺得拉基伊這君主制國家果然內幕不單純。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7.JPG
↑那聖布不是掉到地上又被路基亞啣回來嗎?照理說應該是在欽達手上啦!
花鹿是用什麼手段拿過來的?


窩在房間裡苦思的魯瑪蒂。
一想到暗殺者是哥哥身旁的護衛,就聯想到主謀可能是自己親愛的哥哥。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8.JPG
↑不敢置信的魯瑪蒂非常痛苦



臭著一張臉的立人,快步走向花鹿所在處。
寅之介覺得花鹿可能倒大楣了,不斷地為花鹿求情。

Hanasakeru_Seishonen07_09.JPG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1.JPG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2.JPG
↑不發一語的立人、反省自己亂跑出去的花鹿和擔心半死的寅之介,
形成一觸擊發的危險氣氛。


沒想到下一秒立人就把花鹿緊緊抱住,
在場的叔叔欣慰、寅之介鬆了口氣、布麗姬看了蠻不是滋味。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3.JPG
↑擁抱GJ!立人終於可以藉機吃豆腐(淚)



欽達先跟立人他們說了存活的諾威身分,是拉基伊的王家禁衛軍官。
雖然只說了是宗教激進份子,但立人和花鹿還是心有存疑。
花鹿認為會保護魯瑪蒂而受傷的諾威應該不是為了宗教的因素來暗殺,
她決定直接跟諾威當面對談。

諾威已經醒過來,在旁看顧的欽達弟弟(叫啥XD)跟諾威的交情不錯。
覺得諾威對王室如此忠心,暗殺之事絕非自己所願。
但是諾威並不多做任何解釋。

花鹿過來探望諾威,告訴他認錯人的事情,諾威訝異這事怎麼會發生,
但仔細一看,花鹿和魯瑪蒂無論在體型、臉型都十分的相似。

花鹿點出他在隱瞞真相,因為在昏倒前還擔心魯瑪蒂的諾威才是他真實的一面。
為了主子可以豁出生命的諾威當然不肯說,花鹿告訴他這是愚忠,不是真的為主謀好。


一方面欽達又來到魯瑪蒂的房間,
告誡魯瑪蒂身為王室中人所要面對的現實殘酷面,
但是魯瑪蒂內心不想去正視這個問題。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4.JPG
↑自古以來王室為了權力常常發生兄弟相殘的啦!
尤其拉基伊去除了皇太子王位確保權,更容易引起王位的紛爭。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5.JPG
↑欽達看不起撒曼多無能的作為和狹小的心胸,
他內心只認同魯瑪蒂才是拉基依未來的國王,因此處心積慮計畫著什麼。
(皇太子撒曼多的真面目公佈,跟魯瑪蒂的長相差了一大截,也難怪他會自卑)


氣的想要去找諾威求真相的魯瑪蒂,遇到了花鹿。
花鹿告訴他是有隱情的,要體諒對方的心情,不要過於逼問諾威,不然可能會將人家逼上絕路。
但是魯瑪蒂完全聽不下去,認為給對方死也要逼他說出指使者是誰。
如此中二的態度,讓花鹿也爆氣賞了魯瑪蒂一巴掌!(賞巴掌也是日式老梗了*煙*)
魯瑪蒂這才慢慢冷靜下來……(嗚~連爸爸都沒有打過我*誤*)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6.JPG
↑在一旁的近侍看到花鹿賞王子鍋貼,嚇都嚇死了
花鹿的震撼教育,讓魯瑪蒂的好感度+1000,原來魯瑪蒂有M傾向←蝦毀!


心中也有作法的魯瑪蒂來到諾威養傷的房間。
諾威看到王子殿下到來,馬上跪地伏禮,
一個暗殺者還不忘禮數,但為了保護主人,不斷地堅持他暗殺的原因。
問不出來真相,讓魯瑪蒂也有了打算,叫諾威把劍拿來,要執行處罰。
認為自己暗殺王族就等於叛國罪的諾威,已經做好死刑的覺悟。
完全不做任何辯解,雙手把劍奉給魯瑪蒂。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7.JPG
↑這劍真華麗,不愧是禁衛軍官的佩劍……
等一下!身為一個暗殺王族未果的現行犯,還把劍留在他身邊,這樣真的可以嗎?!



接過佩劍的魯瑪蒂,拔出劍來,表情凝重,充滿王子的威嚴。
然後揮下……!!!

Hanasakeru_Seishonen07_18.JPGHanasakeru_Seishonen07_19.JPG
↑魯瑪蒂只是劍鞘打了諾威的肩膀(還是很痛的樣子)
讓旁人見了是捏了把冷汗,不過花鹿早就知道魯瑪蒂已經冷靜下來,不會衝動殺了諾威。




魯瑪蒂還是把他放逐拉基依以外,
其實諾威回去拉基伊,也只能被當作叛國賊處死吧……

做出這樣的處置,沒有得到真相,內心還是無法得到發洩,
魯瑪蒂不禁忍著淚水,奔回房間。
花鹿擔心趕上,但是被魯瑪蒂拒絕於門外。

Hanasakeru_Seishonen07_20.JPG
↑王子也是有自尊的,不輕易示弱!怎麼可以讓外人看到眼淚呢?!
(哭哭的魯瑪蒂好令人的心疼啊……來,姐姐秀秀你*毆飛*)


這集的動作戲真的虛到爆炸……= =|||
完全沒有速度感和緊張感。
拖戲拖的有點嚴重,重點之一還沒演出來囧>

怨念被刪除的原作部分是葉原受到立人的獎勵(可憐小咖沒有加戲的機會)
但這段的目的是為了表現立人的擬態說(強調他為了適應環境而產生的雙面性格)
沒有演出來就少了描寫立人黑掉的一面啦>"<

下一集,變臉大作戰(無誤XD)



第8話 プロミス


本集有兩人變臉變得特別快XD


拿著親手做的蛋糕來慰勞的花鹿,被欽達婉拒在門外,敗興而歸。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1.JPG
↑親切溫柔的態度,難得欽達會露出笑容
感謝她對王子的關心(表面上


等到花鹿離開,拿著蛋糕要給王子吃的賽茲,馬上被欽達劫走手中的蛋糕。
雖然說是怕魯瑪蒂拿蛋糕砸花鹿,但重要的是減少兩人相處的機會。
(魯瑪蒂拿蛋糕丟花鹿的可能性很小的,我看紅著臉吃掉蛋糕的機率還比較大XD)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2.JPG
↑然後立刻把蛋糕丟到垃圾桶裡面

欽達諄諄善誘老弟要學會處事的手段。
不但要討好花鹿,不要破壞和班溫滋的關係,
也不能讓花鹿和魯瑪蒂過於親近,
魯瑪蒂可是未來要登上王位的人呢!王妃當然也要娶拉基伊人啦!
怎麼可以讓外國人介入王室的呢(血統可是很重要的)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3.JPG
↑這位老兄變臉比翻書還快,心肝是黑的!
欽達:為了殿下,叫我變成魔鬼也可以喔^.< ~*


看著花鹿離開的布麗姬想要暗中搞鬼(已經被閃到受不了啦!)

花鹿接著跑去探望諾威,諾威說自己沒什麼大礙(倒得快,好得也快)
諾威又叫花鹿別稱呼他為少尉,自己已經沒資格被這樣叫了(落寞)
內心想起跟在主子身旁的時光,大概自己也沒辦法回去了吧……

花鹿就說,那我叫你伊札克吧(以下我也改叫名字啦XD)
呃~花鹿妳連人家的名字都打聽好啦!?

關係進展良好的兩人,開始聊起心事。
伊札克察覺花鹿鬱鬱寡歡,問她發生什麼事情。
花鹿就說自己吃魯瑪蒂閉門羹的事情(誤解啦)
伊札克內心很明白魯瑪蒂的痛苦,
畢竟他喜愛哥哥的心情,是拉基伊的人都知道的,
但是就只有主子撒曼多無法體會弟弟的喜愛之心。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4.JPG
↑雖然很尊敬魯瑪蒂,但面對主子神經質的態度無力改變,也只能很無奈的去執行命令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5.JPG
↑一直在弟弟威能的恐懼下,身為皇太子每天都想著哪天會被弟弟篡位


想著想著,在花鹿的呼喚下回神,伊札克乍看又把花鹿跟魯瑪蒂弄錯了。
老實跟花鹿講,花鹿也覺得他很像認識的對象。

那就是--爸爸哈利養的杜賓狗!!!
忠心耿耿、不畏強勢、默默守護主人,就是伊札克的特質。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6.JPG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7.JPG
↑還真的挺像的XDDDDDD
又一人被花鹿當作動物來看待了
(尤金:我不孤獨……)


花鹿跟伊札克提出要不要到美國她家來的建議。
把人家比喻成狗,有心人聽了會很生氣,不過花鹿沒惡意,只是純粹比喻。
伊札克也表明了自己已有主人,不當別人的走狗。
花鹿說只是想交朋友,沒有要把人當作下屬。
伊札克便理解了,覺得她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應該是說這麼純粹直爽、有個人魅力的人不多見吧)

這時立人進來了。
花鹿很識相的離開,讓他們聊聊。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8.JPG
↑跟花鹿一樣,提議伊札克要不要來美國
其實立人對充滿迷團的拉基伊很有興趣,伊札克是個很好的情報提供者。

Hanasakeru_Seishonen08_09.JPG
↑伊札克知道立人邀請的用意,自己如果在班溫滋集團範圍,
也可以借班溫滋的權力取得有關拉基伊的第一手情報,
而且對他很有戒心的欽達不會容許他到處跑,有班溫茲看著就比較放心了。
兩人利益互惠,協議基本達成。



花鹿離開房間,看到魯瑪蒂坐在陽台上等她。
(欽達極力想阻擋兩人相見,人家魯瑪蒂是有腳的,也會自己到處跑啦!
兩人要見面,擋也擋不住 ( ̄y▽ ̄)╭)

魯瑪蒂說他要趕回國內,傍晚就要離開。
作為王族是不能說見面就見面,即使是至親也不行,
但魯瑪蒂不顧眾人阻止也要見到皇兄問清楚。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0.JPG
↑落寞的神情,嗚嗚~這樣也好萌(被巴飛)


發現魯瑪蒂有哭過的痕跡,花鹿不自覺的想要安慰他。
用力的告訴他,當她是朋友的話,有什麼難過的事情都可以找她商量,別一人逞強。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1.JPG
↑花鹿的雙手捧著魯瑪蒂的臉頰
魯瑪蒂感受到她雙手的柔軟和給予內心的溫暖
(又再一次意識到對方是女生嗎)
(但花鹿果然還是神經大條……ˋ(′~‵")ˊ)



回到房間聊天,花鹿鼓勵魯瑪蒂,雙方見面談談也好,透過他人傳話常常會失真。
或許可以因此跟他哥哥解開誤會而合好呢!
魯瑪蒂抱持著同樣的態度,打起精神來了。

因為要離別而突然感傷了起來,魯瑪蒂轉移話題說自己以後要去讀牛津大學,
叫花鹿一起來念,這樣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在一起了。
比較有點常識的花鹿疑惑自己有能力進牛津嗎?
魯瑪蒂和花鹿才發現自己都是家教自學,不知道和別人的程度相比如何。
(魯瑪蒂的家教大概就是欽達,花鹿就是立人教的吧XD)

這時,有女僕送了點心進來,說是立人叫她送來的。
花鹿很高興的說出這真是難得,竟然立人會允許她吃點心。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2.JPG
↑說是草莓,其實比較像番茄XD


聽到這樣的話,魯瑪蒂察覺不對勁,認為東西有問題,叫她別吃!
看到事情敗露的女僕趕快逃跑,不過被寅之介攔下來。
然後寅之介凶悍地逼問指使人是誰的時候,立人登場。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3.JPG
↑使用暴力是不好的喔~讓大哥哥來教教你優雅的手段<( ̄︶ ̄)>
要先取得對方信任,然後用軟硬兼施的誘導方式來取得情報。


大概知道了可能有內應之後,立人對主謀是誰瞭然於心。
露出冷酷無情的態度,嚇到旁邊的花鹿和魯瑪蒂。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4.JPG
↑銳利而冷淡的眼神,正是有別於在花鹿面前的表情。
黑化的好棒啊(拇指)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5.JPG
↑花鹿有點看呆了,立人的這種表情很少看過……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6.JPG
↑布麗姬感受到立人發出的冷冽殺氣(抖抖)


花鹿私底下跑來找立人,詢問犯人是誰,立人說是雷昂。
但是花鹿也知道主謀者不太可能是他,心中大概有底,不想說破,只是問立人要怎樣處理。
立人輕描淡寫說犯人會得到應得的處罰(換言之,一定會很慘)

花鹿很坦白地說出自己不喜歡立人這樣的面貌。
知道每次立人變臉都是為了她,更是難過。

立人問她會怕這樣的他嗎?花鹿笑說為什麼會怕。
(這對話怎麼覺得莫名的閃*遮眼*)


立人微笑地叫花鹿先去為魯瑪蒂送行。
花鹿離開後,第二個拜訪者進來房間,
也就是立人真正在等待的人,他知道主謀布麗姬會自己送上門來。

如果她乖乖守本分,還不會怎樣。
但布麗姬三番兩次踩到立人的地雷,上次警告不聽,又再犯,已經達到立人忍耐極限了。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7.JPG
↑投懷送抱的壞女人是不錯,但不夠聰明,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就得付出相對代價。


終於知道這次真的讓立人生氣了,害怕自己可能會很悽慘,
布麗姬使勁展現女性魅力,想要博得立人一些憐憫之心。

立人在布麗姬的耳邊細語。
叫她不要麻煩別人,識相就自己收拾細軟,在一小時之內離開,否則的話……哼哼。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8.JPG
↑妳可要感謝花鹿剛剛有來過,讓我心情好一點,不然處罰就不會這麼簡單囉呵呵。
(媽媽~這隻立人壞掉了啦 o(≧▽≦)o)

Hanasakeru_Seishonen08_19.JPG
↑接下來露出溫和無害的表情,其實內心黑得像墨水一樣。
騙人騙超大的!!!~( ̄▽ ̄)~(_△_)~( ̄▽ ̄)~
本集最佳演技獎,就頒給你啦~立人!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花鹿叫魯瑪蒂看樓上的窗戶,伊札克在窗口默默的為他送行。
又說諾威會住在她家,如果要合好,告訴她一聲就好了。
魯瑪蒂不甘願地說她多管閒事(其實你也有點擔心伊札克的形蹤吧)

Hanasakeru_Seishonen08_24.JPG
↑這話讓欽達聽到了,藉機告訴賽茲,不要再沉溺以往跟伊札克的情誼。
為了大局著想,那些都是不必要的東西,能利用的人就盡量利用。


花鹿還送給魯瑪蒂定情之物友情的証明、護身符龜殼項鍊。

Hanasakeru_Seishonen08_20.JPG
↑魯瑪蒂裝出這啥寒酸的鬼東西,其實內心高興的要死,果然還是個傲嬌。


來,最後給你一個吻別,做為我們是朋友的誓約。

Hanasakeru_Seishonen08_21.JPG
Hanasakeru_Seishonen08_22.JPG
↑花鹿不但自己親,還要求魯瑪蒂回禮,
這對魯瑪蒂刺激好大XD

(花鹿妳真是個罪惡的女人啊<( ̄﹌ ̄)@m)


看在立人眼中超級不是滋味,不過自己也只是個監護者,什麼都不能做(掙扎)

Hanasakeru_Seishonen08_23.JPG
↑痛苦了吧?!
快點放下你那無謂的堅持!
(哈利在遠方笑曰:ㄎㄎ……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曹來報告布麗姬已經走了,詢問要不要調查去向?
立人不在意的說讓她走吧(反正這女人不夠成威脅,不用浪費資源)
還跟叔叔說忘掉她,再介紹新女人給他。
好歹也是夫妻多年,哪有說忘就忘的,叔叔感嘆立人沒血沒淚。

Hanasakeru_Seishonen08_25.JPG
↑諏訪部大爺真好賺,每集只有一兩句話XD


在飛機上,魯瑪蒂當作寶貝一樣把玩項鍊。
僕人說是哪個同學這麼大膽還送項鍊,反而被魯瑪蒂罵道不是同學,是朋友。
坐在旁邊的欽達看到魯瑪蒂的轉變,不怎麼高興(自己的預感似乎成真了)

---

這集總感想:果然是因為主場在香港的關係,立人真的超會放電>///<
好幾幕他的眼神都很殺,尤其黑化的部分真的是令人招架不住,
這也是原作中立人的魅力啦……展現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腹黑。
而且不得不說,森川的配音非常到位,像跟布麗姬的對手戲,雖然老梗,不過森川冷靜的低喃,讓我起雞皮疙瘩了XD


---

魯瑪蒂篇暫時告於段落。

耶~又可以開新篇了!
依我這種截圖量,只會變多不會變少(自毆)
以後搞不好每兩話就要開一新篇吧XD

下集是返回日本歡樂行(無誤)

創作者介紹

綺麗魚兒的悠游世界

yuich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elwing3920
  • 看到好多幻覺啊XDD
    大腿一瞬間以為看到尼羅河女兒~~(洩漏年紀 溜)
  • 這部的年代沒這麼早啦XD
    大概是十五年前的而已,尼羅河女兒可是年代更久遠囉(話說我尼也還有收...只是想看後續而已Orz)

    yuichii 於 2009/05/11 08: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