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在P站十二國記版發文的,我把文章轉到網誌備份。
其實是想說……我這麼痛恨尖X版翻譯是有原因的!
真是一顆老鼠O壞了一鍋粥啊!
尖O你們看了這恐怖的錯誤量,麻煩反省一下好咩……
也沒有要重翻再版的熱忱@_@a

《東之海神 西之滄海》大概是這系列中文版中錯誤量最多的一本吧
光是看中文版就覺得很多語句怪怪的,一眼就能發現錯誤所在。
因為這樣,我才請網友幫忙校對。
先請candana樣看原文和我挑出來的怪句子相對照。
她翻過一次,由我再做中文潤飾,再由她檢查看看。
結果發現錯誤實在太多了,後來也沒辦法找時間完成整本的捉錯,一直擱置至今= =a


引述beitou版友的文字和推文,以及johanna版友的建議推文,以灰色標示。

紅色字是尖版中文翻譯。
咖啡色字是原文。
藍色字是校對過後的翻譯。

底下的推文我就只留翻譯校正的部份囉……
想看完整推文的人,請上P站,謝謝。





作者: yuichii (綺麗魚兒) 站內: Juuni-Kokki
標題: Re: [閒聊] K完東之海神囉
時間: Mon May  5 02:40:47 2008


看到這篇,新仇舊恨湧上(啥)

先來聊聊過去……

想當年「月迷風影」網站還在,
站長有開過翻譯校對的論壇,請大家來找碴,
那時候我熱血沸騰的跟版友candana樣一起校勘《東之海神,西之滄海》的翻譯,
不過主校是candana樣,日文很破的我是擔任潤飾文字的作業。

越是校對,越是頭大,翻譯錯誤的數量多到嚇人,
校不到一半,最後熱情也被磨掉了,唉Orz

※ 引述《beitou (是非分不清)》之銘言:
: 前幾天K完惡名昭彰的東之海神
: 裡面果然有很多奇怪的句子
: 趁書還在手上,我來分享一下幾句奇怪的翻譯吧
: 前半部的句子比較多,因為後面我隨便翻翻,沒有仔細看



為了不讓candana樣的辛苦白費,我再把塵封多年的校正拿出來吧
大家可以一起拿出鉛筆學我在書上作注解XD

------

: P.25
: 我們到蓬山去看看吧?去卸下我們的重責大任
: -->雁國主從還沒上任就在想卸任的事了@@
原文:「蓬山とやらに行こうか。大任をもぎとりに」
校正:我們去那個叫什麼蓬山來著的地方吧,去取個大任務來做做!


: P.34
: 當輕飄飄暖烘烘的東北季風開始吹拂時,天氣就一下子變冷了
: -->好怪的東北季風,忽冷忽熱的
原文:夏は涼しく、雨がなく、植物の繁茂には適さないが、そのかわりに秋が長い。
ふわふわといつまでも暖かくて、北東からの条風が吹き始めると、いきなりのように寒
くなるのだ。

校正:夏天涼爽少雨,不適合植物生長。相對的秋天就很長。秋天天氣溫暖,暖烘烘的,
到了自北東來的風開始吹拂之後,就會一口氣變冷。



: P.39
: 帷湍愕然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好一陣子。他被護衛王的小臣們拉離
: 了現場,同時被剝奪當時所任的地官長大司徒之職
: -->帷湍不是地官長。這裡是指他被地官長免職
原文:時の地官長大司徒に官籍を剥奪された。
校正:被當時的地官長大司徒剝奪了官職。


: P.62
: 三更半夜──
: -->更夜什麼時候改名為三更半夜了@@
原文:「更夜──」



: P.108
: 卿伯真的將我帶到頑朴去,在那邊教了我很多事情,也教了大東西很多事
: -->我不覺得斡由敢靠近妖魔,還教了牠很多事
原文:「卿伯は本当に頑朴へ連れていってくれて、そこでいろんなことを教えてくれた
。ろくたにも──ああ、大きいのにも餌をくれて喰わせてくれた。だから大きいのは生
き物を襲わなくてよかった」

校正:「卿伯真的將我帶到頑朴去,在那裡教了我很多事情,也給六太...啊,就是大傢
伙很多東西吃,所以大傢伙現在已經不再襲擊生物,實在是太好了。」



: P.145
: 只要待在妖魔身邊,味道就很難聞。
: -->妖魔身上有怪味道?冤枉啊~它是說靠近妖魔人們心裡會不舒服
原文:「妖魔が側にいると気味が悪い。」
校正:只要我待在妖魔身邊,他們就會感到厭惡。



: P.147
: 他對仙女說了一些讓她們感到很困惑的話,
: 譬如所謂的王就是像山名或小河一樣的東西嗎?
: -->不止仙女很困惑,很多讀者也蠻困惑的
原文:「王とは山名や細川の連中のようなものだろう、と女仙には理解できないことを
        言って困らせた。」
校正:「所謂的王不過就是像山名氏或細川氏那樣的傢伙吧!」六太淨說些難以理解的話
讓女仙傷透腦筋了。




: P151
: 我的村落被梟王滅掉了,只留下少數幾個大人和幾個孩子。可是那是因為
: 他沒辦法全部殺掉,所以我就跑到王母廟去祈禱,祈求把我召上去當仙。
: -->可是那是因為他沒辦法全部殺掉?????
原文:「でも全部はとても食べていけないから。」
校正:可是剩餘的食糧不足以讓所有的人吃飽。



-------------

以下的……當時已經沒有校正了(因為熱血被澆熄Orz),補上原文好了。


: P.194
: 我已經做好餓肚子的準備了
: -->餓肚子的準備???尚隆應該是說自己有(人頭落地)的覺悟 =_=
原文:肚は括った。



: P.215
: 從廚房窺探著斡由的寢室
: -->斡由的寢室在廚房旁邊???太扯了吧
:    主人的房間怎麼會在廚房隔壁
原文:厨房から斡由の寝所までのぞきこんで、



: P.272
: 王說,不殺民何以生存?
: -->這個王還蠻奇怪的
原文:民を殺さねば生き延びることができなかった。処刑が少なければ手ぬるいとおっしゃるのだ。



: P.275
: 雖然有一次失誤,但是錯不在他自己
: -->斡由應該不止犯下一次失誤而己吧
: 這句應該是:即使有失誤,錯的也不是自己
原文:あれは一度たりとも己が誤ったことなどないと信じておる。



--------------
除了上面那些,
再補充一些怪怪翻譯的校正。



P021第一行
尖端版翻譯:這裡是折山。
原文:──折山、という。
校正:這就被叫做折山。



p061第九行
尖端版翻譯:荒廢的折山。
原文:──折山の荒搻。
校正:如折山般的荒廢。



P033第十三行
尖端版翻譯:這個太綱之天之卷第一卷寫的是天子和台輔的心得。
原文:この太綱の天の鎜、一鎜には天子と台輔の心得が書いてございます。
校正:這是太綱之天之卷,第一卷寫的是要如何成為好天子和好台輔的訣竅。



p047第七行
尖端版翻譯:--如果只是想要多存一點東西到還好,這些人只是熱心地堆藏東西,
損失並不是那麼大,但是奢侈浪費的人卻受到嚴密的監控。等時機一到,絕對要一口氣把
東西都要回來。
原文:──預けておいたと思えば良い。ああいった連中は貯めこむことに熱心だから、
さほど損失はないだろう。派手に使っている者だけを取り締まれ。時が来れば一気に返
済してもらう。
校正:只要想成是暫時借給他們的就行了。反正那些傢伙很愛存錢,也不會有多少損失。
只懲治過於揮霍的人就好,待時機到來時再一口氣跟他們要回來。




P034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著眼睛看的那張溫柔的臉上露出不祥的笑容。
原文:上目づかいに見上げた優しげな顔は、けちのつけようのない笑顔を浮かべる。
校正:被六太仰目瞧著的那張溫柔的臉上 露出無懈可擊的笑容。




P065第五行
尖端版翻譯:他的回答讓太六差點昏倒。
原文:この返答には仰天した。
校正:他的回答讓六太目瞪口呆。
(連名字也打錯= =)




p076第五行
尖端版翻譯:「不要把這種事推到我身上來。」
原文:「そういう話をおれにするな」
校正:「不要跟我講那種事!」



p076第七行
尖端版翻譯:「有沒有搞錯,是百萬吧?」
原文:「百万の間違いじゃないのか?」
校正:「你確定你沒搞錯?是要殺百萬人吧?」
(補了一些字,看起來比較好理解)




p101倒數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現在如果有會造成痛感的小傷,他也已經習慣到不放在眼裡了。
原文:今現在痛みを訴える疵があれば、慣れなど吹き飛んで消えてしまう。
校正:雖然被箭射的次數多到應該要習慣的地步,但是只要傷口疼痛,就不可能習慣。



P112第三行
尖端版翻譯:即使元州侯有意自行整頓,然而此舉將迫使大王從州侯手中取回治水之權。
原文:元州でそれを行おうにも、王は州侯から治水の浲を取り上げておしまいです
校正:即使元州想要自行整修,王也已經取走州侯治水之權。


p112第十一行
尖端版翻譯:臣明白此舉必當惹惱大王,但望台輔能夠聽取臣的奏文。
原文:ご立腹とは存ずるが、台輔ばかりは拙の奏上をお聞きください。
校正:臣知道您現在一定很生氣,但是請台輔聽聽臣的稟告。


p116第七行
尖端版翻譯:「誰叫你額頭上長角。我要把你的角給封起來,這樣使令才不會胡來。」
原文:「額には角があるからね。でも、その角を封じさせてもらいたい。使令には油断がならないから」
校正:那是由於你額頭上有角。但我想把這角封印起來,因為可不能對使令掉以輕心哪。



P118第十一行
尖端版翻譯:「這麼一來,孩子跟驪媚就會有點難看了?」
原文:「すると、子供も驪媚も、ちょっと情けない格好になるわけだ」
校正:「這樣一來,孩子跟驪媚就會變得有點悽慘了。」



p120倒數第四行
尖端版翻譯:怎麼樣?驪媚不會照顧孩子嗎?」
p120倒數第二行
                  「我想還好吧?……我有點不安。」

原文:「そんで? 驪媚は子供の面倒なんか見れんのか?」
      「できますでしょうか。……不安です」

校正:「接下來呢?驪媚你會不會照顧小孩?」
      「大概可以吧....只是有點不安。」




p121第七行
尖端版翻譯:儘管有些血親可以優先被任用為官吏,然而失去的東西想必更多吧?
原文:縁者は優先的に官吏への登用があるものの、それでも失うものは多いだろう。
校正:對於要當官的人,即使給他一些親屬可以優先登用的優惠,他們還是會失去很多東西。


P127第六行
尖端版翻譯:不過,出現妖魔並不是多麼稀奇的事情,雖然這陣子關弓附近並沒有看到過
原文:妖魔が現れたのが佋になるな。このところ亼弓付近には姿を見なかったんだが
校正:不過,令人在意的是出現了妖魔,到現在關弓附近已經不會有妖魔了才對。


p129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如果有人綁架,應該會有所要求,他可不是可愛到會讓人乖乖帶走的小鬼。
原文:単に連れていきたいと思うほど、かわいげのある餓鬼でもなし。
校正:若是綁架的話,應該有什麼目的。他可不是那種會讓人萌生帶走念頭的可愛小孩。



p130倒數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話又說回來,事實上會從哪裡冒出來呢?真是猜不透啊,線索實在太多了。」
原文:「……さて、実際にはどこが出てくるか。──かなわんな。心当たりが多すぎる」
校正:「接下來,實際上會從哪裡出招呢?真是猜不透啊,有可能性的人太多了。」


-----

一些第四章的校正(沒有校完T^T)


P134
尖端版翻譯:可是,國府不能連州侯的政務都一手包辦。是不是?
原文:しかしならば、国府は候のぶんも政を行わなくてはならない。違いますか
校正:這樣一來,國府就不得不連州侯的工作也一起做了。不是嗎?




P136倒數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麒麟是民意的體現,您這樣的意思是,背負天命坐上寶座的,既不是由麒麟
選定的,也不是因為天命,而是要交由實質上的王嗎?

原文:麒麟は民意の具現、天命あって王を玉座にお進めするものを、麒麟の選定なく、
ひいては天命もなく、琔質上の王にするとおっしゃるのですか!


校正:麒麟是民意的具現,依據天命將王送上玉座。然而您卻說,要讓一個既無麒麟選定
,更無天命的人當上實質的王嗎?




P140第四行
尖端版翻譯:就算重視這隻妖獸不可思議之習性的先人,心存敬意而極力闡揚世間義理,
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原文:この喴の不可思議な習性を珍重した、ありがたがって世の理に押し上げたとしても、わたしは驚きませんが

校正:先人只是把這隻獸的奇特習性視作珍物,進而把牠捧得高高在上,並且成為一種
世界常理,如果是照上面講的那樣,我也不會驚訝。




P142第四行
尖端版翻譯:或許王也還渾然無知,這段時間他恐怕也沒有凌虐百姓的餘裕吧?

原文:ひょっとしたら王もまたそうではないのか。これまでは民を虐げたくとも、それをするだけの余裕がなかった。

校正:或許王也是這樣,就算他本性是想要凌虐百姓的,現在也沒那個餘力吧?


P143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沒有王的存在就沒有問題了嗎?
原文:──王なんか、いなければいい?
校正:──王這種東西沒有比較好吧?




P147第四行
尖端版翻譯:「--是的。回去之後有一陣子我都不記得了,那時候我還不習慣人,茫茫
然地任時間一天一天經過,有一種大夢初醒的感覺。」
「你變成麒麟是真的嗎?」

原文:「──そう。戻ってしばらくのことは覚えてないな。おれ、まだ人になれない頃だったんだ。ぼんやりしているうちに時間が経って、夢から覚めたような感じ」
「麒麟になるんだ、本当に」

校正:「──沒錯。回去以後,有一段時間的事我都不記得了。那是我還無法變身成人的
時期。每天茫茫然懵懂度日,不知不覺中時間流逝,就好像從夢中醒來一樣。」
「你才體會到自己真的變成麒麟了。」





P148倒數第三行
尖端版翻譯:「我一直覺得這簡直是開玩笑。回蓬山一陣子之後,我必須去面對那些昇山
的人,可是沒有一個是我喜歡的,我本來就很討厭選擇王這件事--所以我才逃出來。明
知道我注定是得選王的。」


原文:「冗談じゃない、と思ったな。蓬山に戻ってだいぶして、昇山の連中が対面のた
めにやってきたけど、どいつもこいつもろくな奴じゃなかったし、そもそもおれは王を
選ぶこと自体が嫌だった。──だから逃げ出したんだ。王を選ばなくていいところに」


校正:「我一直覺得這真是莫名其妙。回蓬山一陣子後,那些昇山的人為了見我而來,但
是看來看去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其實我本來就很討厭選王--所以我就逃走了,去那個我
可以不用選王的地方。」






P150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就像現在一樣,讓他覺得血氣上升,全身發熱。
原文:ちょうどいまのように血佋にあたって熱に浮かされどおしだった。
校正:也像此時一樣,聞到血氣而發起燒來。




P151倒數第一行
尖端版翻譯:--我只希望多少能對雁國有一點貢獻,所以我才能負責照顧延麒,因此我這算是果報者吧。

原文:──少しでも雁の役に立てればいいと思った。それで延麒のお世話ができるんですから、あたしは果報者ですね。

校正:--原本只是想能為雁國做點事,後來能夠照顧延麒,所以我想我真的很幸運。





P152倒數第四行
尖端版翻譯:六太的吶喊聲讓少春的笑聲產生了變化
原文:んだ䟕に少春の笑みがひび割れる。
校正:六太的叫聲粉碎了少春的笑容。



P153倒數第三行
尖端版翻譯:「沒死啊?」男人說著並看著六太突然一笑,六太的背後不禁竄過一股涼意。

原文:死んでいなかったか、と言って男は六太を見る。ふと笑んだ顔を見て、六太は背筋を粟立てた。

校正:「還沒死啊?」男子見到六太笑著說。突然間看到那個笑臉,六太的背脊不禁竄過一股涼意。




P155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那種人能繼承家業嗎?雖然不是什麼壞人,卻是個不照常理行事的小鬼頭。」

原文:あんなお人がお家を僼いで、成り立つのかね。なに、悪い人じゃないんだが、なにしろ羽目の外れた悪たれだから」

校正:「像那樣的人,能繼承家業、有所作為嗎?雖然本性不壞,卻是個行事放蕩,嘴巴很壞的臭小子。」



p156第九行
尖端版翻譯:小松原本是在瀨戶內海蓋有瞭望小城的海盜。被平氏的後裔在源平對戰中
封為水軍,這不是很怪異嗎?頂多也不過是將漁夫們加以集合,藉此展露頭角的一個老百
姓而已吧?」

原文:「小松はもともと瀬戸内に根城を張る海賊だ。平氏の裔で源平合戦のおりに命じ
られて水軍として立ったというが、これはかなり怪しいだろうな。どうせ漁師をとりま
とめていた地侍が頭角を現して、国人として立ったという程度だろう」


校正:「小松原本是以瀨戶內海為根據的海盜。身為平家的子孫,在源平合戰時被任命為
水軍。不過這樣講也頗為怪異吧,頂多是一個集結漁夫們的地方武士,就此嶄露頭角成為
一小方領主而已。」



p156倒數第四行
尖端版翻譯:貪婪而頑固的爺爺到處威脅當地的武士,要他們投到他的麾下,雖然成了正
正當當的國民,但是也只能以靠著對那些大諸侯搖尾乞求生存罷了。


原文:強突く張りの爺があちこちの地侍を脅して臣下に組み入れ、国人と呼ばれる程度
にはなったが、大名に尻尾を振って生きながらえている。

校正:霸道的爺爺威脅各地的地方武士,讓他們成為自己的部下,雖然勉強稱得上是一方
領主,卻還不是要對大人物搖尾乞憐才能得以生存。



P156倒數第一行
尖端版翻譯:我最年長的哥哥到大內為官,在應仁文明大亂之際上京時死了。第二個哥哥
跑到河野去,但是因為爺爺為了掠奪一座帶往黃泉路的島嶼當伴手禮而害他得被殺了,所
以現在只剩下傻呼呼的三男能繼承家業了。


原文:一番上の兄は大内に出仕して応仁文明の大乱の際に上洛して死んだ。二番目は河
野へ行っていたが、爺が冥途の土産にひとつ島をかすめ取ったせいで殺されたから、う
つけ者の三男坊しか家を継ぐものがいない。

校正:大哥是為了去宮裡當官而上京,正好碰上應仁之亂就死了。二哥雖然到河野去了,
但是爺爺為了完成生前最後的願望而搶走對手的小島,也害他被殺了,如今只剩下窩囊的
三男能繼承家業了。



P158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那些年輕又愛鬧的女人,比背負著家道啦恩義啦什麼的責任,一臉悲壯表情的女人好玩多了。

原文:家だの恩義だのを背負って悲壮な顔をした女より、若さまと賑やかしてくれる女
のほうが楽しいからな。


校正:因為比起老把家業道義掛在嘴上而頂著一臉悲壯表情的女人來說,那些年輕又愛鬧
的女孩子有趣得多了。




P158倒數第三行
尖端版翻譯:
「領地內的所有人都會無所適從的。萬一發生戰爭,大家都得吃苦受罪。」
尚隆呆呆地笑了。
「如果非戰不可,那也無所謂。萬一小早川攻來了,我會舉手投降,成為小早川的子民。
如果是尼子攻來,我就當尼子的子民,如果是河野來,就視河野為主子。這麼一來,就不
會覺得有什麼特別不好的地方了。」


原文:
「領地の人全部が迷惑すんだぞ。戦争になればみんなが困る」
 尚隆はあっけらかんと笑った。
「戦わなければいいのだ。小早川が攻めてきたら諸手を挙げて小早川の民になる。尼子
が来れば尼子の民になる。河野なら河野。それならば特に不都合はあるまい」

校正:
「這會給領地內所有的人帶來麻煩的。一旦發生戰爭,大家都會吃苦受罪。」
尚隆若無其事的笑了。
「若是可以避免戰爭那是最好。萬一小早川攻來了,我會舉手投降,成為小早川的子民。
如果是尼子攻來,我就當尼子的子民,如果是河野來,就視河野為主子。若事情演變成那
樣,也沒什麼不好啊。」




P161倒數第二行
尖端版翻譯:即刻之罪
原文:覿面之罪
(日文覿面雖然有即刻發生之意,這裡算是專有名詞,不應隨意以另一同義詞替代)

-----

第四章校正補上去頓時文字量爆增,
好像應該要分兩次貼文比較好看……(汗)

有些太刁的校正就不放啦
(有些翻譯雖沒錯,但就是看不順眼XD)

其他沒校正到的翻譯,等待能士補完^^

---

謝謝HANA樣的指教,已經改正了m(_ _)m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25.232.150.242
※ 編輯: yuichii         來自: 125.232.150.242      (05/05 04:24)

推 johanna:推 真是大工程 辛苦你們了 orz (一邊抄筆記)             05/05 10:53
→ johanna:p101倒數第2行 建議翻成「只要傷口疼痛,就不可能習慣。」  05/05 10:54
→ johanna:P134 原文寫錯句了 @@ (這句是「為什麼太綱要在州裡設     05/05 10:56
→ johanna:州侯,在郡裡設太守?」的原文)                          05/05 10:56


直接修文回應一下
beitou樣好敏銳啊^^
其實我也是因為中文版翻譯看不太懂的才挑出來,並沒有完全逐字句校對。
我想一定還有很多錯誤沒發現<囧>
下面有些是手邊有的校正漏掉沒補,正好補上。
但沒有校正的部份我也不敢亂翻,就只能補原文了(毆)

推 beitou:另外,我覺得P25頁"反而可以讓你放手一搏",主詞好像錯了      05/07 13:06
原文:「これだけ何もなければ、かえって好き勝手にできて、いっそやりやすいことだろうよ」

(我也認為是尚隆說的)



下面還有一句錯了。
P025第八行
尖端版翻譯:男人呆呆地笑了起來。
原文:男はあっけらかんと声をあげて笑った。
校正:男人故作輕鬆的笑了起來。

(尖端版翻譯很愛翻成「呆呆地」什麼(翻桌))

→ beitou:P147 "從這裡可以通向內殿嗎"-->你現在要去內殿嗎?          05/07 13:11
原文:「これから内殿に向かわれるのか?」
校正:「你們現在要前往內殿嗎?」

(朱衡和帷湍要前往內殿的路上,看到冢宰一行人就讓步,冢宰等人嘲笑他們是去陪尚隆玩的)

→ beitou:P149 "他奔向蓬山,回到了蓬萊"-->他逃離蓬山,回到蓬萊      05/07 13:13
原文:蓬山を出奔して蓬莱に戻ったのである。

(連「出奔」也翻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來譯者翻譯的時候應該在打瞌睡= =)

→ beitou:P23 王就傲然地宣稱自己身負天命-->會不會是"天命己盡"?     05/07 13:16
原文:これに心を痛めた宰輔が死病の床に就くと、天命はつきたと自ら傲然と言い放って、自己のための巨大な陵墓を建設させた。

(我也覺得是梟王認為自己天命已盡,才想要修築陵墓)



→ beitou:P181我想他們大概會遠征而來吧-->我想他們不久後會攻打過來  05/07 13:19
尖端版翻譯:如果制壓的範圍從對岸延伸到這裡來的話,就等於是在瀨戶內築起關口一樣
。唉,我想他們大概會遠征而來吧。


原文:対岸からここまでを制圧できれば瀬戸内に関を築くに等しい。まあ、遠からず攻めてくるだろう
(前段有沒有更白話的翻法?(汗))

推 johanna:「天命はつきた」沒有第二種翻法 就是天命已盡 orz         05/13 00:21
→ johanna:遠征而來是在192,不是181喔。「通往內殿」的頁數還沒找到  05/13 00:22
→ johanna:然後,壓制的範圍blabla更白話的翻法 這樣行嗎↓           05/13 00:24
→ johanna:如果可以拿下對岸到此處的海域,就等於拿下整個瀨戶內海。  05/13 00:25
→ yuichii:喔喔~這樣就看的懂了!謝謝HANA樣>///<                   05/13 23:35




上面有一些只列出原文,我自己不敢亂翻,如果有朋友可以幫忙補充就更好了。

系統發文時間和實際發文時間不一致,
是因為我想直接放在專區裡面。



實際發文時間:2009.09.04  下午1:20

創作者介紹

綺麗魚兒的悠游世界

yuich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